拓宽民间投资领域 加快“机器换人”步伐

2019-10-21 15:13

  作为省人大代表,长期从事中小企业研究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每年的两会都会提交与民营经济息息相关的建议,今年也不例外,他一口气撰写了关于引导民间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加快机器换人步伐等建议。在省两会召开间隙,《市场导报》专访了这位对民营经济有着强烈责任感的省人大代表。

  为民间投资接棒国有投资鼓与呼

  坚定打破垄断,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领域

  周德文认为,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属投资推动型经济,尽管当前大力加快转型发展,但这一状态在短期内还难以根本扭转。受世界经济下行和我国货币政策趋紧等因素叠加的影响,国有企业及其控股企业投资、港澳台和外商投资凸显瓶颈,在一定程度上已影响到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浙江拥有规模庞大的民间资本,积极引导民间投资,对于浙江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及未来经济发展都有重要意义。

  为此,他建议要坚定地打破垄断,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领域。2005年出台了《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2010年又出台了的《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如今,民间投资在一般竞争性领域,如批发零售贸易、餐饮业、建筑业、轻工制造业等已占有了较大份额,但在一些投资领域,如基础设施、科教文卫、能源交通、水电煤气、港口航空、金融银行业等,还存在国资垄断问题,民间投资进入较难,进入很少。建议对《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精神贯彻落实情况进行一次检查,坚定地打破垄断,地方政府应对照国务院文件中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进入法律法规来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精神,废止阻碍民间投资积极性发展的地方性政策规定,让民间资本更加顺畅地进入更多的投资领域。同时,要改善政策环境,落实投资平等待遇;认真落实税费优惠政策,切实减轻民营企业负担;加强服务、指导,提升民间投资水平。

  周德文认为,民间投资有较高热情,增速也较快,但投资方式和投资结构较为单一,规模普遍较小,小而散特征较为明显,尤其投资研发意愿不高,处于低水平发展状态,需要政府部门加强服务与指导。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让中小企业受益匪浅,但问题频出

  亟待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

  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和金融改革的深入,近几年,我国互联金融高速发展:有传统金融机构借助互联网延伸金融服务,如网上银行、电子银行;有金融的互联网居间服务,如第三方支付平台、P2P信贷、众筹网络等;还有互联网金融服务,这是网络形式的金融平台,如各种互联网基金、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保险销售平台等。特别是2014年,互联网金融得到井喷式的发展。据2014年9月20日浙江互联网金融论坛透露,目前浙江省内互联网金融从业企业超过200家,其中180多家P2P网贷公司、10多家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5家互联网理财平台及10余家互联网金融技术服务公司。8月份,浙江P2P平台交易额约47.9亿元,占全国总交易额17.4%。

  互联网金融相对传统金融而言,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资金供、求双方可直接在网络上进行沟通,甚至可以进行多对多交易,从而大大降低交易成本,比如阿里金融单笔小微信贷的操作成本为2.3元,而银行的单笔信贷操作成本在2000元左右。所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让中小企业特别是个体经营户、小微企业和普通居民受益匪浅。

  但是互联网金融立法整体滞后、市场监管未能及时跟进,使得依附在互联网金融上的经济犯罪大量滋生和蔓延,互联网金融平台频出问题,使投资人遭受重大损失,损害了互联网金融的信誉,影响了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

  为此,周德文建议:首先,要健全互联网金融法律体系。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法治经济,互联网金融自然不该是法外之地。虽然我国已相继出台了《网上银行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电子认证服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但总体上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相对落后,相应的法规还不是很健全。

  第二,是要构建互联网金融风险防控体系。互联网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包括内部控制、技术控制、社会信用体系。

  第三,要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互联网金融具有明显的跨行业、跨市场交叉特征。我国金融行业当前实行分行业监管,这样的监管体系无法完全覆盖互联网金融,一些相关业务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严重存在监管缺位、监管重叠、监管措施不力等问题。所以,应尽快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体系。

  机器换人已成为推动企业转型升级重要举措

  浙江要加快机器换人步伐

  在今年两院院士大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谈到,机器人革命有望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个切入点和重要增长点,将影响全球制造业格局,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明确提出要求:我们不仅要把我国机器人水平提高上去,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据此可以认为,发展机器人产业正在上升为国家战略。

  周德文认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济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口红利。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采用手工作业方式,从事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廉价的劳动力生产低技术含量、低档次、低品质的产品,以低廉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赢得大量订单。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市场需求减少,而国内近几年企业招工难、用工荒情况日益严重,劳动力成本逐年攀升,加上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依靠量的扩张实现发展的路子走到了尽头。在这一形势倒逼下,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用工大鳄,都想通过机器换人,减少用工数量,降低运营成本,增加企业效益。

  他指出,浙江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居多,机器换人更显重要,已有许多成功的企业案例:如宁波诺布尔制衣实业有限公司引进120台电脑织布机,工人数量从八百人减至为几十人,一年可省下2000万元用工成本;温州爱好笔业有限公司研制自动装笔机,使得公司员工人数从2009年的6500多人下降到4500多人,而同期产值则从4.27亿元提高到7.8亿元。巨一集团每年投入500万元用于技改,引进电脑针车、激光机等设备,进行机器换人,一台电脑控制的激光机可抵过去5个人手工操作;兴乐集团近三年已投入2亿元用于机器换人。该集团引进的一条过硫生产线,制造的环保电缆占据了国内绝大部分的高端市场份额,改变了这类产品以往都从国外进口的状况。机器换人已成为推动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曾预言,机器人将重复个人电脑崛起的道路,成为下一个改变世界的技术。实际上,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大的机器人市场。就浙江省来看,全省3.6万家规模以上企业争取在3年内完成机器换人,每年投入不少于3000亿元,意味着将释放万亿元设备采购需求。2014义乌国际装备博览会上,浙江省内企业上报的采购清单显示,采购总额超过8000亿元。

  尽管机器换人如火如荼地进行,取得了可喜的成效,但全面推广普及仍存在较大困难。全球最大代工企业富士康三年前曾提出三年百万机器人计划,如今三年大限已到,有关人士透露,目前富士康的机器人数量可能还不到10万台。浙江众多的中小企业,机器换人也是看热闹的多,真动手的少。据了解,目前一般的机器人每台价格10~30万元左右,只能从事一些简单、重复的劳动。而制造业工种复杂,拢、砸、锤等需要不同类别的机器人。能从事复杂工种,智能较高的系统化解决方案的机器人价格更加昂贵,甚至需要上百万美元,机器换人动辄几十万甚至数千万元,中小企业根本承受不起,只能望机兴叹。所以,要加快机器换人的步伐,必须解决成本过高问题。

  周德文建议,浙江要下大力加强机器人的研发。目前中国市场销售的机器人90%依赖进口,进口品牌机器人几乎垄断了制造、焊接等高端行业领域。6个自由度的工业机器人国内也能制造,但伺服电机和精密减速器这些关键元器件必须从国外进口,价格很高,国内企业想降低机器人制造成本,非常困难。国产机器人在可靠性方面也处于劣势。有媒体报道,国产机器人平均无障碍时间为8000小时,而外资品牌机器人达到5万小时。要下大力改变这种状况。高校、科研机构、机器人制造企业加强协作,要瞄准国际先进水平,研发高智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的世界一流水平的机器人。同时,应根据中小企业机器换人的实际需求,努力研发制造更多品种,价格相对较低,质量可靠、实用性强的机器人,以减轻企业机器换人的成本负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