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通过代理人变现权力 他在退休前一月被留

2019-11-21 14:24

2018年5月,冯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冯跃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私自购买、阅读、存放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对抗组织审查调查,长期搞封建迷信活动;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收受下属礼品礼金,多次接受下属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事项,多次私自扣押群众举报信,违规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纵容默许配偶利用其影响为他人谋利;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国有资金存在重大风险,纵容妻子干预和插手执纪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钱款,涉嫌受贿犯罪。

2018年8月,冯跃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5月22日,我在本应该退休的时候被组织立案审查调查,我的人生陷入了最低谷。

一、人生蜕变,在贪婪和欲望中自甘堕落。2003年左右,我认识了某私企老板,在不知不觉中被他“俘获”,认为权力和私利才是自己的追求所在。于是,从吃吃喝喝、收土特产、收红包开始,到权钱交易、收受财物。到能源集团担任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后,我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党的领导干部,把自己定位为一名下海的商人,与商人老板、职业经理人对照,认为他们中的一些人能力、本事不如自己,但收入却比自己高很多,内心极不平衡,自己对现实利益和物质财富的欲望开始增长,将“手中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做事要公私兼顾”奉为行动指南。

二、迷信大师,丧失了应有的原则和要求。理想信念动摇,信仰缺失。2013年,我认为自己担任董事长的机会很大,就找到“大师”算官运,得到肯定“答案”。此后,我也顺利担任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对“大师”更是迷信不已。在装修住房时,按照“大师”指点进行改动。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热衷于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希望从“大师”那里寻找精神寄托和安慰,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坚定的立场,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原则和要求。

政治纪律淡忘,无视规矩。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违反政治纪律,规矩意识缺乏,自认为作为能源集团的“一把手”,其他人就理所应当听我的安排,对反对意见嗤之以鼻。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我对此充耳不闻,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多次参加下属安排的宴请活动,收受下属和私企老板所送礼品礼金。

贪欲私欲膨胀,欲壑难填。2014年初,我担任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后,我想到这肯定是我担任最后一届领导干部,即将退休面临养老和孤独的退休生活,需要更多的金钱,自己手中的权力不用白不用,一旦退休就全部作废了;于是我和妻子更加急迫、贪婪地通过代理人变现权力:一方面,我利用担任能源集团领导的权力为有关个人和单位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另一方面,让老板担任我和妻子的代言人,负责与对方建立貌似合法的商业合同关系获取利益,收取好处费。而妻子负责各方之间信息传递、沟通协调,并落实我家应得的好处。

法纪意识淡薄,自作聪明。在老板成为我和妻子的代言人之后,我自认为找到了最合适的利益输送方式。我本人尽可能地不出面,具体由妻子、老板出面参与有关项目合作,并收取好处费,尽可能地掩藏自己。我自以为做得可谓天衣无缝,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其中权钱交易的本质没有任何改变,任何的逃避和掩盖都是徒劳。

纵容配偶亲属,推波助澜。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我没有管好配偶、子女和身边的亲属,纵容放任他们插手干预能源集团工作,以致自己在廉洁自律的底线上全面失守。妻子在2014年退休以后没事可做,我就纵容、放任她插手干预能源集团的相关工作,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三、痛定思痛,在净化和感悟中认罪服法。作为一名有35年党龄的党员,我深知,我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带坏了能源集团的党风和廉洁从业的风气,严重破坏了能源集团的政治生态,也亲手破坏了自己的幸福家庭和晚年生活。我犯下的错误是极其严重的,在此真诚地向党和组织忏悔,我知错、认错、悔错、改错。

冯跃被留置时距离退休不到1个月,是典型的“59岁现象”。“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思想,妻子“枕边风”的鼓吹,让冯跃在退休前几年,特别是到重庆能源集团担任领导之后,大搞权钱交易,开启了最后的疯狂。

为掩人耳目,冯跃夫妇并不直接收取现金,而是通过妻子在外与人合伙经商办企业,借此来接受不法商人的利益输送。捞红了眼的冯跃,甚至置上级规定于不顾,强行给有关企业垫资,造成了10多亿国有资产存在重大回收风险;而得到垫资的企业自然也“投桃报李”,通过“市场交易”的方式给冯跃妻子入股的公司大肆输送巨额利益。擅于伪装,并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夫妻二人,对组织调查更是做足“功课”,在被留置的前一天晚上还在策划让妻子背上所有问题外逃,并转移赃款赃物。

类似冯跃这样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信条,临近退休开始大肆敛财的领导干部绝非孤例。在他们眼里,权力不过是谋取利益的“私器”,退休就意味着船到码头车到站,权力归零,无法再给自己带来任何利益。因此越是临近退休,对“权力变现”的紧迫感就越是强烈,妄图在权力“保质期”到期前肆无忌惮捞足捞够,为退休后的“幸福晚年”积累物质财富。殊不知心存侥幸的“最后一搏”,最终换来的却是对“幸福晚年”的致命一击。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重庆市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代江兵)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